收获网站:http://harvest.qikan.com

收获2012年第2期  文章正文

无愁河的浪荡汉子

字体:


  “怎么又在这里碰到你?你在做哪样?”滕代浩见序子又坐在金家园跳岩那头岸边。
  “我在坐。”序子回答。
  “坐有坐的道理。”滕代浩问,“大家几天有看到你,都在找你。”
  “曾宪文呢?”序子问。
  “哈!曾宪文呀!他遭难了。烧了他爷爷的胡子。”
  “但几时又蹦出个爷爷了?”
  “他爷爷前天早晨从高坳乡里进城来,曾宪文他妈买了一钵子灯盏窝、油炸粑粑让老家伙吃。老家伙一边捋胡子一边吃,嘻嘻哈哈原来是个乐人。吃完粑粑不点‘吹吹棒’(长烟袋杆)要抽城里的纸烟,让曾宪文取火,曾宪文从灶眼里取出根燃柴,把爷爷一脸白胡子点燃了。胡子刚抹过油炸粑粑油,火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收获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